电话:023-63103617

重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管

重庆市公益事业发展研究会主办

传经颂典

Classic transmission

十三经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二十二节

      高子曰:“禹之声,尚文王之声。”孟子曰:“何以言之?”  曰:“以追蠡。”曰:“是奚足哉?城门之轨,两马之力与?”译文  高子说:“禹的音乐超过周文王的音乐。”  孟子说:“为什么这样说呢?”  高子说:“因为比瓢还小。”  孟子说:“这样说怎么足够呢?城门下的车辙,难道是两匹马的力量留下的吗?”注释1.尚:《诗小雅菀柳》:“有菀者柳,不尚息焉。”《广雅·释诂四》:“尚,高也。”张衡《东京赋》:“得闻先生之余论,则大庭氏何以尚兹?”这里用为超过,高出之意。2.蠡:《汉书·东方朔传》:“以蠡测海。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二十三节

      齐饥。陈臻曰:“国人皆以夫子将复为发棠,殆不可复。”  孟子曰:“是为冯妇也。晋人有冯妇者,善搏虎,卒为善士。则之野,有众逐虎。虎负?罚肄M敫荆鞫7敫救帘巯鲁怠V诮栽弥湮空咝χ!币胛摹 ∑牍旨⒒模抡樗担骸肮诘娜硕家晕慊够嵩僖淮未蚩囊夭挚饩燃迷置瘢愦蟾挪换嵩僬庋隽税伞!薄 ∶献铀担骸澳蔷统煞敫玖恕=懈鋈私蟹敫荆嗄晔鄙朴诟⒉┒罚夏晔背晌苌屏嫉亩潦槿恕R淮嗡浇纪猓泻芏嗳嗽谧分鹨恢焕匣ⅰ@匣⑵窘枳派绞仆淝兆璧牡胤剑挥腥烁胰ゴシ浮V谌丝醇�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二十四节

      孟子曰:“口之于味也,目之于色也,耳之于声也,鼻之于臭也,四肢之于安佚也,性也,有命焉,君子不谓性也。仁之于父子也,义之于君臣也,礼之于宾主也,智之于贤者也,圣人之于天道也,命也,有性焉,君子不谓命也。”译文 孟子说:“口舌对于昧道,眼睛对于颜色,耳朵对于声音,鼻子对于嗅觉,手脚四肢对于安逸与否,都是人的本性,但各有命运,君子不称它们是本性。仁爱对于父子,行为方式对于君臣,社会行为规范对于宾客和主人,知识对于贤能的人,圣人对于天的道路,是命运,这其中也有人的本性,但君子不称它们是命运。”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二十五节

      浩生不害问曰:“乐正子,何人也?”孟子曰:“善人也,信人也。”“何谓善?何谓信?”  曰:“可欲之谓善,有诸己之谓信。充实之谓美,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,大而化之之谓圣,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。乐正子,二之中,四之下也。”译文  浩生不害问:“乐正子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  孟子说:“是个善良的人,是个诚信的人。”  浩生不害问:“什么叫善良?什么叫诚信呢?”  孟子说:“心怀喜爱的就称为善良,有自己本性的就称为诚信,内心很充实的就称为美好,内心充实而且又散发光辉的就称为大,大而且能融化贯通的就称为圣,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二十六节

      孟子曰:“逃墨必归于杨,逃杨必归于儒。归,斯受之而已矣。今之与杨墨辩者,如追放豚,既入其苙,又从而招之。”译文  孟子说:“脱离墨家学说必然要归入杨家学说,脱离杨家学说必然要归入儒家学说。所谓归,就是接受的意思。如今与杨家、墨家学说辩论的人,就好象是追逐那放到山野的小猪,既然已经关到猪圈里了,还要把它捆起来。”注释1.墨:指墨子,即是墨翟。墨翟:战国初期思想家,墨家学派的创始人。姓墨名翟,其生卒年月,历史上无确切记载。近代学者一般认为,墨子生于公元前476年左右,卒于公元前390年左右。墨子出生何地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二十七节

      孟子曰:“有布缕之征,粟米之征,力役之征。君子用其一,缓其二。用其二而民有殍,用其三而父子离。”译文 孟子说:“有对布帛的征税,有对粮食的征税,有征发劳力的赋税。君子采用其中的一种,缓和另外两种。采用两种而人民就会有饿死的,采用三种征赋父子就要分离了。”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二十八节

      孟子曰:“诸侯之宝三:土地,人民,政事。宝珠玉者,殃必及身。”译文 孟子说:“诸侯君主们有三样宝,土地、人民和政治权力。宝贵于珠宝玉器的人,灾祸一定会殃及其身。”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二十九节

      盆成括仕于齐。孟子曰:“死矣盆成括!”盆成括见杀。门人问曰:“夫子何以知其将见杀?”  曰:“其为人也小有才,未闻君子之大道也,则足以杀其躯而已矣。”译文  盆成括到齐国当官,孟子说:“盆成括快要死了。”  后来盆成括果然被杀,孟子的学生们就问:“老师怎么知晓他将要被杀头呢?”  孟子说:“他为人小有才气,但是没有听说过君子的人生道路,这样就能招来杀身之祸。”注释盆成括:人名,曾经向孟子学习过的人。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三十节

      孟子之滕,馆于上宫。有业屦于牖上,馆人求之弗得。  或问之曰:“若是乎从者之?C也?”曰:“子以是为窃屦来与?”  曰:“殆非也。”“夫予之设科也,往者不追,来者不距。苟以是心至,斯受之而已矣。”译文  孟子到滕国,住在上等的旅馆里,有一双尚未织完的鞋子放在窗台上不见了,旅馆里的人找不到它。就有人问孟子说:“是不是随从你的人搜求起来了?”  孟子说:“你以为他们是为偷窃鞋子而来的吗?”  那人说:“恐怕不是的。”  孟子说:“我作为先生是来办教育的,对过往的不追问,对来的不拒绝。如果是抱着学习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三十一节

      孟子曰:“人皆有所不忍,达之于其所忍,仁也;人皆有所不为,达之于其所为,义也。人能充无欲害人之心,而仁不可胜用也;人能充无穿逾之心,而义不可胜用也。人能充无受尔汝之实,无所往而不为义也。士未可以言而言,是以言餂之也;可以言而不言,是以不言餂之也,是皆穿逾之类也。”译文  孟子说:“人都有所不忍心干的事,如果能达到能忍住的程度,就是仁爱了。人都有所不愿意做的事,如果能达到不去做的程度,那就是最佳行为方式了。人们心里如果能充满不想害人的念头,仁爱之心就用之不尽了。人们心里如果能充满不穿墙打洞偷盗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三十二节

      孟子曰:“言近而指远者,善言也;守约而施博者,善道也。君子之言也,不下带而道存焉。君子之守,修其身而天下平。人病舍其田而芸人之田,所求于人者重,而所以自任者轻。”译文  孟子说:“言语浅近而意义深刻的,是善言;操守简要而影响广大的,是善道。君子所说的话,没有束缚而人生的道路就在其中;君子的操守,修养自身而能使天下太平。人的毛病是舍弃自己的田而去耕耘别人的田,所要求别人的很重,而自己担负的却很轻。”注释带:《墨子·兼爱中》:“肱息然后带,扶墙然后起。”《广雅·释诂三》:“带,束也。”这里用为束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三十三节

      孟子曰:“尧舜,性者也;汤武,反之也。动容周旋中礼者,盛德之至也;哭死而哀,非为生者也;经德不回,非以干禄也;言语必信,非以正行也。君子行法,以俟命而已矣。”译文  孟子说:“尧和舜,是本性的人;商汤王和武王,则是返回本性的人。行动和仪容在对人际关系中符合社会行为规范的人,是盛大的规律很高的表现。痛哭死者而悲哀,并不是为了活着的人。经过规律的修养而不返回市俗,并不是想要求取利禄。言谈语言必然诚信,并不是为了端正行为。君子行为于法度,只是遵守命运的安排而已。”注释干:《诗王风中谷有蓷》:“中谷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三十四节

      孟子曰:“说大人,则藐之,勿视其巍巍然。堂高数仞,榱题数尺,我得志弗为也;食前方丈,侍妾数百人,我得志弗为也;般乐饮酒,驱骋田猎,后车千乘,我得志弗为也。在彼者,皆我所不为也;在我者,皆古之制也,吾何畏彼哉?”译文  孟子说:“至于说到大人,我则很藐视,我根本不看他们那高高在上的傲气。堂高两三丈,屋檐才几尺,我如果得志,不行为于这些。吃饭时面前有一丈见方的大桌子,旁边有侍候的奴妾几百人,我如果得志,不行为于这些。颁布享乐而饮酒,骑马在田野上打猎,后面跟随着兵车千乘,我如果得志,不行为于这些。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三十五节

      孟子曰:“养心莫善于寡欲。其为人也寡欲,虽有不存焉者,寡矣;其为人也多欲,虽有存焉者,寡矣。”译文孟子说:“修养自己的心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减少欲望。如果为人处世少有欲望,虽然没有多少东西存留,欲望还是很少的;如果为人处世欲望很多,虽然存留有很多东西,也会觉得东西少的。”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三十六节

      曾皙嗜羊枣,而曾子不忍食羊枣。  公孙丑问曰:“脍炙与羊枣孰美?”孟子曰:“脍炙哉!”  公孙丑曰:“然则曾子何为食脍炙而不食羊枣?”曰:“脍炙所同也,羊枣所独也。讳名不讳姓,姓所同也,名所独也。”译文  曾皙爱吃羊枣,而曾子却不忍心吃羊枣。公孙丑问道:“烤肉和羊枣哪一种好吃?”  孟子说:“当然是烤肉。”  公孙丑说:“那么曾子为什么吃烤肉而不吃羊枣呢?”  孟子说:“烤肉是人人都爱吃的,羊枣却是个别人爱吃的。正象避讳时只讳名不讳姓一样,姓是很多人共有的,而名是一个人独有的。”注释曾皙:即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三十七节

      万章问曰:“孔子在陈曰:‘盍归乎来!吾党之士狂简,进取,不忘其初。’孔子在陈,何思鲁之狂士?”  孟子曰:“孔子‘不得中道而与之,必也狂獧乎!狂者进取,獧者有所不为也’。孔子岂不欲中道哉?不可必得,故思其次也。”  “敢问何如斯可谓狂矣?”曰:“如琴张、曾皙、牧皮者,孔子之所谓狂矣。”  “何以谓之狂也?”曰:“其志嘐嘐然,曰‘古之人,古之人’。夷考其行而不掩焉者也。狂者又不可得,欲得不屑不洁之士而与之,是獧也,是又其次也。  孔子曰:‘过我门而不入我室,我不憾焉者,其惟乡原乎!乡原,德之贼

  • 尽心章句下·第三十八节

      孟子曰:“由尧舜至于汤,五百有余岁,若禹、皋陶,则见而知之;若汤,则闻而知之。由汤至于文王,五百有余岁,若伊尹、莱朱则见而知之;若文王,则闻而知之。由文王至于孔子,五百有余岁,若太公望、散宜生,则见而知之;若孔子,则闻而知之。由孔子而来至于今,百有余岁,去圣人之世,若此其未远也;近圣人之居,若此其甚也,然而无有乎尔,则亦无有乎尔。”译文 孟子说:“从尧舜到商汤王,经历了五百多年;象禹和皋陶,那是见到而且知晓的;象商汤王,则是通过传闻才知晓的。从商汤王到周文王,又经历了五百多年,象伊尹、莱朱,

共有69页首页上一页6566676869下一页尾页

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3栋3楼    邮政编码:400015  电话:023-63103617   传真:023-63103631     邮箱:3174389528@qq.com


Copyright 2014-2025   重庆市公益事业发展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     渝ICP备10201427号

技术支持: 遥阳科技 | 管理登录
seo seo